3亿年的娃娃鱼,濒危后的跌宕起伏命运

来源 : 娃娃园 来源 : 2020-11-02 09:32:24
责任编辑 : 娃娃鱼的咆哮
2010-01-19 10:40:00  

五道水黑湾一家娃娃鱼养殖场。这个养殖场是室外仿生态。

  湘西北。桑植。芙蓉桥。    溪边一条人工挖掘、长600米的恒温隧洞中,潜伏着近万条大鲵。电筒穿透经年黑暗,被晃到的大鲵惊慌而缓慢地挪动着身躯。连惊慌都是寂然的,生长也是。    洞内这些体形巨大沉默如石的灰黑色生物,恍惚间让人觉得自己走在鳄鱼群中,内心发麻。3天大鲵寻踪之旅,直接颠覆了我以往所有关于“娃娃鱼”的想象。  

刚从溶洞出来的大鲵幼苗。

  野生    上洞街出苗点,20分钟里捞到3条野生小鱼苗    与恐龙同时代的生物活化石大鲵,1980年代差点灭绝。在此之前,它见证过多久远以前的地球景象,事实上没人能说得清楚,“大约在2亿-3亿年间”。    一个能扛过二叠纪、三叠纪和中生代末几次物种大灭绝的古老生物,必然有其强大的求生本能。湖南师范大学生物研究所刘筠院士从1950年代就开始关注大鲵,“其生活的环境很特殊,藏在溶洞中,产卵量大,又能两三年不吃不喝不会饿死”,这些都是其亿年不绝之因。    然而3亿年的大鲵,终于遇到了天敌——历史远远短于自己的人类。1950年代始,大鲵数量剧减,曾经“满河都是,抓着就吃”的平常生物,至八十年代,“很难见到野生的了”。    这是2009年。寻到野生大鲵更成奢望。但圣诞日,我们还是驱车前往最适于大鲵生长的武陵山区,一探究竟。桑植畜牧水产局渔政站长张立云刚从大鲵保护监测站回城,“你们来得正是时候,上洞街(出苗点)这几天正出苗呢。”    “野生的?”“野生的。”    暗喜。藏好疑虑,拿着手绘地图,我们在八大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程师谷志容带领下,经沙坝、官坝马不停蹄赶往上洞街乡。山路曲折,抵达时已是下午5点,循小路插入河底,便是大鲵保护站。    这是醴水南源几近源头之处,水流清澈,卵石颗颗可见。河边是一巨大溶洞,看得见其典型的石灰岩山壁。“母鱼在溶洞里,没人见过”,只是每年这个时候有鱼苗流出。    鱼苗从溶洞三个出口里出来。每个洞口都用白色细密的网拦着,在下游还有一个大网把第二道关。    距离保护站400米处河之上游,有个穿孔洞,曾经是个磨坊。水便是从此处涌入溶洞。如今入水口以及多个出水口,都用栏杆围住。既阻止人类进入,也防止成年大鲵出来。    换上工作人员的长筒雨靴,踏入清冷水中,逡巡中,便见白色纱幔中两个小小精灵的身影。过了10多分钟,又发现一尾。“娃娃鱼太给你们面子了。”54岁的保护站监护员向攀科拿着长柄小网捞起小鱼苗。约一寸长,一条灰白,另两条颜色略深,“出来久点,或一晒太阳,就变黑了”。小娃娃鱼圆头圆脑,头侧的腮如两簇水草飘摇,煞是可爱。    “12月9日开始出苗,就两三条,高峰期一天有100尾”,据介绍,2009年总共出了500多尾,2008年约有800条。    12月26日,我们在五道水芭茅溪出苗点,找到溶洞的五个出水口,未见有人看管,也未拦网,张立云说这里“元月才出苗”,附近村民则说“这里现在基本没什么苗了”。

09年12月25日,“国家级娃娃鱼自然保护核心区”。保护站监护员向攀科拿着长柄小网捞起小鱼苗。

  人工    越来越多的仿生态养殖场延续大鲵传说    野生大鲵再也难觅踪影,我们所穿过的武陵山区,某条河谷,某个山洞,你所不知道的隐秘地方,却可能正生长着成千上万的大鲵。    养殖大鲵需要办理“水生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”。“桑植已有7家办证,3家正在申办,小型托养的有38家。”实际参与养殖的,可能远超过这些数字。    大鲵人工养殖绕不开号称“娃娃鱼之父”的桑植人王国兴。作家古清生形容其为狂人——司机出身,学历不高,毫无科研基础,却凭着钻溶洞蹲点,将娃娃鱼的基本习性摸清楚,又砸下全部身家,开挖人工恒温隧洞。    12月26日下午5点,我们找到芙蓉桥白族乡那个著名的人工隧洞,已在此与大鲵相守18载的王国兴夫人钟美浓领我们走进神秘地带。没有一点光,地上积着四十公分深的水,岩溶墙壁上渗出湿润,据说“冬暖夏凉,温度保持在18-22.5度左右”,高和宽各1.8米的洞中,靠外一段整齐地码着白色养殖箱,是装鱼苗以及3岁以下大鲵的。愈往里走,水泥大池中是身形庞大的成年大鲵。尽头那条最大的,“70多斤”。尾巴朝着我们,显出桀骜的样子。    洞很长,寂静有加,显得时光缓慢。圆头圆脑的小鱼苗多年蛰伏,长成的是一副坚硬的模样。小眼睛无眼睑,永远睁开着;其嘴阔达,上下颌前缘是锯齿状排列的针形锋利小齿,内还有一排梨骨齿。一旦咬住什么,轻易不松口,而且不停地翻转着身体。“好斗的大鲵打起架来,可以一直打到将对方咬死”。王国兴的右手食指缺的那一截,便是被大鲵“笨笨”咬掉的,而养殖人员,“基本都被娃娃鱼咬过”。    这个生物,让人无来由地紧张。从洞中出来,河谷里已一片漆黑,但外面的漆黑刹那消融了洞中漆黑的压抑感。    另一养殖大户陈功明也有个类似的洞在川洞峡,26日下午3点我们赶到洞口,因上游小电站发电放水,洞内进不去。    五道水黑湾祝金山家的养殖场则是室外仿生态。他承包下一条小溪以及附近山林,水是自然之水,溪中分六级池子,放了20余条成年大鲵,“白天都躲在洞里”,26日上午我们绕了一周,未见到一条。“这里本来就出产大鲵的”,祝金山的岳父正在溪中捞鱼虾、蝌蚪,这都是大鲵爱吃的食物。    生活在长沙郊区捞刀河润孚养殖场的大鲵们,显然没有桑植的兄弟们幸福。小鱼苗吃的是“广东运过来的红虫”,成年鲵则吃旁边池塘里养的青鱼、草鱼鱼块,赖以生存的水质,比起武陵山区更是相去甚远。    但不管生活在何处,越来越多的大鲵在人工设置的环境中生存、繁殖,延续其古老的生命。子二代,是允许当做商品买卖,走上餐桌,做成保健品与化妆品的。    张家界、汉中、靖安,甚至广东、浙江。这个养殖版图,越来越大。  

2009年12月21日,长沙郊区捞刀河润孚养殖场。一只十几斤重的大鲵被人买走。

  保护    觉悟高的老百姓捡到会送救护中心    大鲵是张家界城市吉祥物。中国唯一一个国家级大鲵自然保护区,便在此地。张家界距今3亿8000万年前的泥盆纪砂岩形成的峰林地貌,天生最适合大鲵。    保护区涵盖游客最熟悉的武陵源风景区、四都坪,我们所去桑植诸地,更是其核心保护区。12月27日,雪,张家界成为童话世界,旅游车不少。宝峰湖景区外200米,便是大鲵保护区管理处以及救护科研中心,科技馆正在筹建。生产科研科科长欧东升领我们去看半地下室的仿生态养殖中心。亲本、卵子标本、发育胚胎、幼苗、成年鲵、畸形鲵,大鲵的生命形态,在这里一一看见。    中心每年有放流计划。离此不远处的黄龙洞,“1980年代还有野生大鲵栖息”,时隔20多年,“2008年4月22日地球日我们人工放流一批,大的10-20斤,大部分为2龄大小,25-40公分长。每条大鲵身上有芯片,跟踪监测到的存活状况不错。”研究员邓智勇毕业后一直与大鲵“厮守”,据介绍,黄龙洞整个地下溶洞连通,“大鲵生活在那不太受游客干扰”,只是因为洞跟索溪河是相通的,鱼虾饵料生物虽多,大鲵却也因此难免跑出去。“老百姓捡到了,觉悟高的就送回来,也有一些就没了,资源流失大。”    中心这些年在保护区各核心地,“总共放流近5000尾”。因其无法长久跟踪监测,效果并不确切。各养殖大户也有放流之举。金鞭溪的放流,某养殖户则直接说,“一场作秀,人来人往,冬天还断流,怎么活?”    拿鱼苗作秀,那也是要资本的。张家界的大鲵资源,更多还是在养殖大户手中。在王国兴的中国娃娃鱼馆,看到长达两米的大鲵化石,聆听到其录到的大鲵叫声。“只有肌饿、受胁迫,以及求偶时才会叫。”是极其短促的啼声,极难听到。其子王建文已接过父亲衣钵,继续与大鲵“纠缠不清”,芙蓉桥另一个规模几倍于前者的恒温隧洞,正如火如荼施工。    这样的人造盛世,不知道是否是大鲵所愿。

  名词    大鲵    AndriseDavidianus,俗称娃娃鱼(据说是因为叫声如婴儿啼哭,但其极少出声,即使偶有,也是短促之声),属两栖纲、有尾目、隐腮鲵科、大鲵属。为与恐龙同时代的珍稀物种,属于鱼类和爬行动物的过渡动物类型,体型最大的两栖动物,生物活化石。目前地球上生存的大鲵有美国隐腮鲵、日本大鲵和中国大鲵三种。    其喜静怕声、喜洁怕污、喜暗怕光、昼伏夜出,最适合生长温度为16-23℃。为变温动物,低于10度进入冬眠。  

地处桑植县上洞街乡的“国家级娃娃鱼自然保护核心区”,入口立有保护区的牌子。

 

  专家发声    湖南师范大学生物研究所刘筠院士    我从1950年代开始关注大鲵,师大生物研究所从1998年开始研究,但至今我们对大鲵仍一知半解,人工繁殖技术并不完善,受精率有时可达60-70%,有时为零。解决大鲵繁殖的基本理论和应用技术是我们的使命,再有2-3年,应该会有一些规律性的研究成果出来。    目前养殖户的一些人工繁殖,是以多取胜。但他们坐出的努力也值得肯定。只是如今过多的商业操作与宣传,国家因对此有个科学的管理与调度。    当人工繁殖在理论与技术上都趋于完善,大鲵这个物种就不会有消亡的危险了。如同中华鲟,如今繁育不是难事,甚至可以成为商品了。大鲵将来也如此。但有技术了,还是要保护,要一直有人做研究。  

  小知识    小鲵、蝾螈与大鲵都属两栖类有尾目,怎样区分它们?    大鲵可达100斤,小鲵和蝾螈个体较小,只有几百克。    大鲵、蝾螈尾巴只有全身长的1/3,小鲵尾巴占全身长的1/2。    大鲵眼部不突出,无眼睑,小鲵的眼突出明显,有眼睑,可以闭合。    大鲵体表皮肤颜色通常为棕色、褐色、灰色等,通常有不规则斑状纹,腹部通常是浅灰色;蝾螈腹部有红色斑纹;小鲵体表皮肤颜色通常没有斑状纹,生殖孔周围有黄褐色斑。    大鲵躯干粗壮而扁,尾侧扁,四肢甚短,前肢四指,后肢五趾,趾间有微蹼。小鲵、蝾螈前肢五指,后肢五趾,趾间无蹼。    大鲵体表无鳞,皮肤光滑,体表有粘液,身体两侧有皮肤皱褶。小鲵体表无鳞,皮肤粗糙,体侧无皱褶。蝾螈体表有鳞片。

桑植县芙蓉桥人工隧洞娃娃鱼养殖基地。溪边一条人工挖掘长600米的恒温隧洞中,潜伏着近万条大鲵。

  记者手记    比起自然,人类的杀伤力更无敌    还是叫它娃娃鱼吧。    给我们带路的谷工,是桑植人。他最后一次见野生娃娃鱼是1980年左右,“放在脚盆里,尾巴都露在外面”。一条成年大娃娃鱼。而更多人,如我,在此之前从未目睹过活生生的这个“史前动物”。我小时抓着养在瓶中的“娃娃鱼”,是东方蝾螈。也自今日始,方知以为濒危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正成千上万地蛰伏人工养殖场。只要人类愿意,它基本就能世代再活下去。    我恐惧于其模样。然抗得过3亿年光阴的生物,需要景仰。光冲其“两年不吃不喝仍能存活,不过减轻100克重量”之神奇,就知其顽强。成年后它生长迅速,“一般一年能长10多斤,不加控制地喂,曾经有过30斤的记录”。对于维护地球生物多样性,它有存在的价值。只是人为干预下的延续,其意义是否打折。再仿生也是没用的。生物一旦离开大自然的滋养,脱离原本生存环境,顿时少了灵气,何况大鲵原本就是个外表笨拙之物。即使是捞刀河基地那条“中国最美娃娃鱼”,金色惊艳,也仍狰狞。    子二代,允许交易。一个巨大的市场正在形成。在王国兴眼里,吃娃娃鱼跟普通鱼无啥两样。一般人则很低调。捞刀河养殖基地正好遇到一个买娃娃鱼的客户,面对摄像机连连说,不要拍人。这是仅存的对“保护动物”的尊重么?目前,似乎保护就是去人工繁殖(放流止于象征),繁殖够成熟,够多,就不濒危,可以吃,可以用。但其终极保护,我想应是有一日娃娃鱼可在外头自然放肆地生长。若有那一日,说明人类也终于复拥有一个可健康栖居的生境。

大家都在看

大鲵的生存处境

大鲵的生存处境

大鲵生性凶猛,肉食性,以水生昆虫、鱼、蟹、虾、蛙、蛇、鳖、鼠、鸟等为食。捕食方式为“守株待兔”。大鲵一般都匿居在山...

娃娃鱼养殖条件

娃娃鱼养殖条件

娃娃鱼人工养殖能否成功,养殖环境至关重要。1.养殖水温要适宜。据多年观察,最适合娃娃鱼生长的水温为16~22℃。在低山夏季温度较高,...

养殖娃娃鱼常见病赤皮病防治技术

养殖娃娃鱼常见病赤皮病防治技术

病状:发病的娃娃鱼(大鲵)全身肿胀,呈充血发炎的红斑块和化脓性溃疡。病鲵体表常出现不规则的红色肿块,发病初期于红色肿块中央部位有米...

甘肃陇南康县举行大鲵增值放流活动

甘肃陇南康县举行大鲵增值放流活动

6月26日,康县举行大鲵增值放流活动,将在四条流域的五个地点投放二龄幼鲵5000尾,此次增值放流活动...

广东广州南沙区农庄养出珍贵娃娃鱼

广东广州南沙区农庄养出珍贵娃娃鱼

南沙农庄养出珍贵娃娃鱼  一提起娃娃鱼,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生长在山间静水溪流中的珍稀鱼种,属国家二类...

陕西西安户县太平河发现一60公分长野生娃娃鱼

陕西西安户县太平河发现一60公分长野生娃娃鱼

7月1日晚上九时许,结伴乘凉的四川打工者赵吉等四名青年,在太...

湖南桃江县又现野生娃娃鱼 长69厘米重2.8斤

湖南桃江县又现野生娃娃鱼 长69厘米重2.8斤

娃娃鱼,长69厘米、重2.8斤,体质健康  记者丁江胡琦清  7月3日17时30...

陕西省大鲵研究与产业有无前景?今后如何发展?

陕西省大鲵研究与产业有无前景?今后如何发展?

记者张行勇  汽车行驶在秦岭中段南麓宁陕县境内,蜿蜒盘旋在郁郁葱葱的崇...

四川南充市男子嘉陵江里钓起十斤重娃娃鱼后将其放生

四川南充市男子嘉陵江里钓起十斤重娃娃鱼后将其放生

市民在嘉陵江钓到的娃娃鱼  “老赵今天钓起一条娃娃鱼,好大哟。”7月8日上午,家住顺庆区南门西街的赵...

大鲵养殖的前景

大鲵养殖的前景

娃娃鱼是大鲵的俗称,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。大鲵人工繁殖较为困难。因此,养殖很不普遍,仅限于江苏、湖北、广东等地的少数养殖...